对笛福及其《鲁滨逊漂流记》的主题思想的研究

  对笛福及其《鲁滨逊漂流记》的主题思想的研究的论文【摘 要】笛福及其《鲁滨逊漂流记》赞扬了处于上升时期的资本主义的开拓进取,不畏艰难,勇于冒险的精神,蕴含了劳动创造美的思想,却也因歌颂了一种永不满足地对外扩展的殖民意识,以及无节制的对自然的洗劫行为等表现出了时代的局限性和消极意义。 【关键词】笛福 《鲁滨逊漂流记》 主题思想 一、笛福的主要思想 笛福(1660-1731),英国18世纪启蒙文学的重要作家,出生在伦敦一个工商业家庭,生活在英国资本主义发展初期。十八世纪初,英国正处于资本主义上升阶段,工业革命蓬勃发展,对外贸易和殖民扩张极大地促进了英国经济的发展,英国成为了当时世界上首屈一指的资本主义强国。当时,英国国内的资产阶级,尤其是中小阶层的资产阶级,他们充满自信,对未来满怀希望和热情,他们认为只要通过踏实、勤奋的工作和坚强的毅力,就一定能获得丰硕的收益。基于英国国土面积狭小,资源有限的现实状况,极其想获取成功的冲动而自信的人们纷纷选择到海外去开辟天地,创造财富。笛福正是拥有和支持这些理想的中小资产阶级的发言人,他从青年时代开始,边经商边从事政治活动,积极主张社会改革。 (一)笛福的经济观 在经济观念上,笛福身体力行,他推崇商业,狂热地追求财富,投身于当时最赚钱的行业——对外贸易,并把宣传商业,推崇商业至上的理念作为毕生重任,把他所拥有的《评论报》明确而充分地当作获取商业利益的工具,“如果说在任何行业中只有勤劳才能得到成功,那么在商业界,恐怕这样说才更确切,比起任何人来说,商人更加依靠智慧生活。WWW.11665.Com”笛福甚至认为,商人才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因而在迫于无奈不得不另想生活门路的时候,也是最能干的人”。 (二)笛福的政治观 在政治方面,笛福反对专制,主张民权,主张人的基本权利是任何人,包括国王、内阁与国会,都是不能够侵犯的,“英国人既不是国王的,也不会是国会的奴隶”。当时,英国议会污浊黑暗,遍布贿赂和种种肮脏的手段,工人、农民和中小资产阶级根本没有话语权。 (三)笛福的宗教观 笛福崇尚信仰自由,他的宗教观借鲁滨逊这个人物形象充分地表现了出来。《鲁滨逊漂流记》主要地反映了笛福的宗教观:即笛福认为上帝是辅佐人克服困难的外在的精神力量,具有安慰人心的作用,并对人精神的自我完善起到了推动作用。他鄙视英国教会的贪婪、保守、虚伪、腐化和堕落,肯定清教在日常生活中的道德自我完善作用。他反对专制,主张信仰自由。当时的英国虽然没有像法国和西班牙那样在宗教信仰问题上极端专制,却也独尊国教,对国教以外的新教派及其信徒加以种种限制。笛福是清教徒,清教徒其名称来源是清除基督教的教会形式中的旧东西,像其它新教派别一样,清教徒不承认教会是权威解释者,反对牧师穿着统一的制服,反对跪领圣餐,反对施洗时划十字,反对国教的专制政策,主张人民应该受到开明的教育,给妇女以接受教育的机会。 笛福的思想在当时受到了民众的狂热推崇,描述了当时的社会现实,承载了其主要思想的他的代表作,也是处女作《鲁宾逊漂流记》(共三部)和《辛格顿船长》、《杰克上校》等,都取得了十分瞩目的成绩,笛福也因此成为了英国小说艺术史上一位十分重要的人物和著名的小说家。 二、《鲁滨逊漂流记》的主题思想 (一)主题一:人与上帝的冲突 借由人与上帝的冲突的展现,表现笛福的宗教观:上帝是辅佐人克服困难的外在的精神力量。笛福崇尚信仰自由,他的宗教观借鲁滨逊这个人物形象充分地表现了出来,《鲁滨逊漂流记》主要地反映了笛福的宗教观,他认为上帝是辅佐人克服困难的外在的精神力量,具有安慰人心的作用,并对人精神的自我完善起到了推动作用。 (二)主题二:人与自然的冲突 借由人与自然的冲突的展现,既表现了笛福崇尚劳动、个性自由和开拓精神等,也表现了笛福的以人为本,崇尚人类征服自然的自然观。在《鲁滨逊漂流记》中,人是自然的主人,人以战胜自然显示自己对于自然的主宰地位,人与自然是事物对立的两个方面,这篇小说中,人与自然的矛盾冲突的化解结果就是人战胜了自然。 (三)主题三:人与人的冲突 借由人与人的冲突,表现笛福想建立一个自由的,只凭口头契约就可以实施统治的乌托邦理想。《鲁滨逊漂流记》中人与人的冲突反应了笛福的政治理想:建立一个乌托邦。因为笛福在政治上反对专制,主张民权,他认为任何人的基本权利都是不能够被侵犯的,虽然他的政治思想也有其两面性的地方,比如他在反对专制崇尚宗教自由的同时也赞同殖民制度。 三、笛福及其《鲁滨逊漂流记》的主题思想的进步性与局限性 (一)进步性 在笛福那个时代,社会工业革命带来了绝好的发财致富的机会,技术发明接连不断,新兴行业如雨后春笋,对外贸易财源滚滚,海外扩张伸展到了全球,即使一无所有的贫民,只要敢于冒险,大胆进取,就能有发财的机会。《鲁滨逊漂流记》打造了一个坚强勇敢、刚毅、勤劳、智慧的完美个人,赞扬了在资本主义上升时期的个性自由,发挥个人才智,勇于冒险,追求财富的进取精神,肯定了人的创造能力,从人的创造能力角度来揭示人的自由本质,在人类的创造性劳动中,进一步看到了人的能力的巨大作用,从而弘扬人的聪慧和劳动创造能力,否定了上帝万能以及上帝创造一切的荒谬的理论,一种无所不能的挑战欲燃起了笛福对生存的美好盼望,并借鲁滨逊的奋斗历程把人的能力推到了顶点。鲁滨逊精神是18世纪工业革命的产物,也是在自然科学的迅速发展所开辟的新天地鼓舞下,人们开拓自然,占有自然的艺术性表现。 (二)局限性 1.侧面反映了人类精神世界的空虚。笛福及其作品推崇人类追求财富的进取精神,虽然得到了当时社会的承认和鼓励,但存在着很大的弊端。因为,人类的这种无节制的对于物质的依赖和财富的攫取,顾此失彼,会导致了人们的价值观念的改变,导致拜金主义的盛行和物质享受的无度,并最终导致人精神世界的空虚,人类陷入迷惘和消沉。马克思认为,从必然走向自由,要经过一个“对物的依赖基础上的独立性”阶段。人类挣脱人身依附的欲望,归根到底是由于商品经济的广泛发展,在价值规律的作用下,人们“完全埋头与财富的创造和和平的竞争”,在摆脱了人身依附之后,人并没有获得完全的自由,而是得到了一种“对物的依赖基础上的独立性”。在商品经济充分发展的阶段,这种依赖是无可避免的,也就是说,只要承认商品经济是社会发展的必然阶段,人的物化就是无可逃遁的,所以鲁宾逊是历史的英雄,又是人的悲剧。 2.笛福的自然观对21世纪的地球现状而言是消极的。21世界的人类为笛福所推崇的自然观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面临诸多严重的人与自然的矛盾,人类深陷生存危机,人类甚至连呼吸、饮水和行走这些人类最基本的生存行为都受到了挑战。越来越多的学者呼吁大众调整原有的人与自然关系的看法,拓展视野,以新的世界观来认识人的位置、人的活动和人类的前途。随着城市工业的开发对自然资源的破坏,人类的物质虽然日益丰富了,人类的精神却陷入贫乏。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工业模式经济威胁和毁灭了大自然,是不能保证经济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的。对大自然的肆意掠夺、侵害和毁灭的行为必须立即停止。因此,我们作为21世纪的读者,从文学生态学的角度去理解作品,我们对待自然的态度要从以人为本转变到以自然为本,不能在地球生态灾难日益凸显的情况下,还一味地赞扬对于自然无节制的征服和占有的行径。随着工业技术的发展,人对自然的利用和开发的力度也在逐步增大,对自然造成的伤害也就越大。寻求更合理和更持久的生态生存路径已经成为当务之急。每次,当环境威胁我们时,人类才清晰地意识到自己在自然界的位置,有句话说得好,“谁靠这片土地生存,谁就会伤害它”,人类在肆无忌惮地征服自然时,有没有问问自己,人有什么权利来征服自然,人本来就是自然的产物,是自然的儿子,人类群体性地忽视人类生态环境将最终导致人类毁灭。人类想征服和统治自然的思想是恶劣的,而根除这种思想就必须人人都要有人类是自然之子的意识以及人类和自然平等的意识。自古,我们中国就崇尚“天人合一”,我们要逐步建立“生态中心论”:摈弃以人为中心的理念,而要以生态为中心。“生态中心论”把自然视为与人类平等的伙伴而不是征服和统治的对象,要求将自然当作像人一样的伙伴来尊重其应有的价值和权利。在上帝和人类的约定中,上帝答应给人类提供土地、河流、阳光、食品等一切人类所需要的,但上帝也要求人类平等地答应遵循上帝给人类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的规律和基本法则,要人类体恤和善待大地,爱护草木和动物,尊重一切生命存在的权利。这种思想是人类必须敬畏生命的生态理论基础。

  简言之,我们要认清楚真正的需要,不要因为多余的需要而产生占有欲和征服欲。在现代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的大趋势下,我们要改变不良的经济和消费的观念,反对超前消费,攀比消费,畸形消费。在经济制度上,要变传统的先发展后治理的道路为科学的“可持续”发展之路,要提倡生态生产,利用可再生能源的生产,时时刻刻想到子孙后代,与自然和谐共处。 3.在物质至上的指挥棒前,宗教信仰变成了应时性的工具。鲁滨逊第一次生病的时候才意识到上帝的存在,他从内心深处悔悟,真心诚意的祈祷上帝,恳求上帝的拯救。一句圣经中的:“要在患难之日求告我,我必搭救你,你也要荣耀我。”一直给他精神的鼓励。宗教保全了他的心智,成为他以后解决问题的有利的指导,其实质是信仰和上帝在某个程度上已经被他实用化和物质化了。在此,宗教不再是一种虔诚的信仰,而是成为平衡苦闷心理和克服绝望情绪的一种武器,宗教已经蜕变成一种积极而实用的处世哲学和一种自我拯救的工具。 4.鲁滨逊处理人际关系时的冷漠与功利的态度是个人利己主义的体现。鲁滨逊追求财富及其体现者——金钱。他的追求体现为物的满足,物的背后的人际关系被掩盖了。他需要星期五,但并不依赖他,星期五只是他忠实的奴仆,是一个新的劳动力。他接纳了欧洲人,但是在本质上,他们只是他岛上的臣民,是为了充实他小小殖民地的人丁。最典型的是鲁滨逊对待摩尔少年佐利的态度,佐利曾历尽千辛万苦冒着生命危险帮他从奴隶主手中逃脱出来,而且还尽一切可能来照顾他、保护他,对他可谓忠心耿耿,他曾在激动时决定“从那以后一直爱他”,并许诺要“把他培养成一个大人物”。但当葡萄牙船长出高价购买时,他便不能抵御好买卖的诱惑,随手把佐利卖做了奴隶。虽然懊悔在后来也曾出现过,但那只是当岛上的生存压力使劳动力比金钱更有价值的时候。总之,鲁滨逊有充实而坚定的内心导向,除了上帝,他甚至不必依附于任何外在的力量,这种导向就是明确而单一的利己主义。因此,小说中主人公对人际关系的理解与处理方式从根本上来说是功利主义的,在他们看来,人与人的关系首先是契约关系、借贷关系,非经济的联系和活动相对而言是次要的。因而,他们的感情总是伴随着清醒的经济利益的考虑,对待他人的态度也完全根据他们的商品价值而定。 总之,笛福及其作品赞扬了处于上升时期的资本主义的开拓进取,不畏艰难,勇于冒险的精神,蕴含了劳动创造美的思想,却因歌颂了一种永不满足地对外扩展的殖民意识,以及无节制的对自然的洗劫行为等表现出了时代的局限性和消极意义。 参考文献: [1]来安方.从《鲁滨逊漂流记》看英国价值观念的改变[j].河南大学学报,1995,(2):41-42. [2]万淑兰.笛福的个人自传小说及思想[m].科技信息. [3]张菊.论笛福所处的历史环境及劳动创造主题[m].文艺学苑,2007,(11):1. [4]王亮.鲁滨逊——生活在上帝影子下的启蒙主义者[j].呼兰师专学报,2004,(20):13.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哲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对笛福及其《鲁滨逊漂流记》的主题思想的研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