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作品改编影视剧中情节设计与主体精神的得

  文学作品改编影视剧中情节设计与主体精神的得与失的论文

  文学作品改编影视剧中情节设计与主体精神的得与失

  影视剧的改编是对文学作品的一种再创造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编剧要运用自己的认知水平对原作品的内容和形式进行取舍,重构一个全新的故事框架。而如何进行优劣取舍,似乎是摆在所有影视剧工作者面前的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近些年来,银幕上对文学作品进行改编的影视剧层出不穷,这些影视剧作品在上线或播出时常常能够赢得较大的票房和收视率,但在播出后,观众对其评价却褒贬不一,能够得到受众普遍肯定的作品寥寥无几。本文以08年陈嘉上版电影《画皮》和05年中央电视台一套上映的电视连续剧新版《京华烟云》(因1987年台湾华视曾改编过该作品,由赵雅芝主演,故云此版为新版)为例,试从两部作品情节设计与主体精神的得与失等方面分析文学作品改编影视剧的成败原因。论文联盟http://一、以电影《画皮》为例2008年由陈嘉上执导,赵薇、周迅、陈坤三位内地一线明星主演的电影《画皮》,无疑是当年最为风光的国产影片。据统计,该片上映仅19天其内地总票房就高达两亿多元,创国庆档票房历史最高纪录。【1】蒲松龄的《画皮》曾被六度改编搬上银屏,【2】这里既有改编成的电视剧也有电影,原著小说不到两千字的叙述在后世电影工作者的笔下被赋予了全新的色彩。新版《画皮》改编后,影片对聊斋故事的人物形象、情节设计及主题精神把握,均属于观众能够认同接受的情感体系,达到了与观众的情感共鸣。(一)影片《画皮》人物形象改编及情节设计分析从人物形象看,在《聊斋志异·画皮》原著中,王生是一个书生,他见色起意,因色而亡,而影片中的王生则是一个驰骋沙场的将军,不仅懂爱而且深知爱的责任,尽管作为丈夫,王生远不及佩蓉的爱慕者——庞勇(庞勇即使在看见佩蓉变成妖的样子后还坚信她是被妖所害),但他在妻子被诬为妖时的一句不管你做了什么,我们都一起承担和那句 作为妖,我要杀了她,但是作为她的丈夫,我怎能抛下她。Www.11665.coM却着实让人感动不已;与王生相比,其妻陈氏(作品)——佩蓉(影片)的变化较小,在作品中,陈氏为救王生忍受耻辱,啖痰吐心,终于使丈夫起死回生;影片中,佩蓉以弱势之躯勇对强势之妖,给观众带来极大的情感震撼;而影片中,画皮女妖小唯则由作品中的符号性角色,变为影片中的主要人物,从爱的占有到最终用千年灵气换来心上人的起死回生,影片以现代人的视角重新审视了这一最带有诡异色彩的聊斋故事。电影保留了原著起死回生的结局,并把这一结局扩大至所有人,没有了道士捉妖、乞人唾痰,取而代之的是爱的无限驱动,人物的真实可感及道德的回归引起了广大受众的情感共鸣。(二)影片《画皮》主体精神分析《聊斋志异》每个故事之后都会有一个寓言式的点评,即揭示文章的主旨。蒲松龄借《画皮》嘲笑的是那些为表象所迷惑、听不进忠言而导致善恶美丑不分的愚人。到了陈嘉上导演这里,尽管他将其发散成对于婚姻的忠贞和爱情真谛的探讨,但主体精神依然是以原著的主旨为依托:异史氏曰:‘愚哉世人!明明妖也,而以为美。迷哉愚人!明明忠也,而以为妄。然爱人之色而愚之,妻亦将食人之唾而甘之异。天道好还,但愚而迷者不悟耳。可哀也夫!’【3】揭下画皮前的小唯是美丽的,她认为自己的美貌可以令王生弃妻择她,只要王生认为佩蓉是妖,那她就可以做名副其实的王夫人;饮鸩中毒后的佩蓉是恐怖的,但她内心是有大爱大义的,这不是外表的妖皮可以埋没和掩盖的。从这个角度讲,影片《画皮》的主体精神非常接近《聊斋》精髓,这也是《画皮》取得成功的原因。二、以新版《京华烟云》为例近些年来多部被改编的文学作品拍成的电视剧,尽管在播出时赢得较大的收视率,但在播出后受到观众肯定的却寥寥无几,05年央视新版《京华烟云》不失为这样一个典型。(一)新版《京华烟云》人物形象及情节设计得失分析2005年,中央一套黄金时段播出的根据林语堂小说《京华烟云》改编的同名电视剧以单集12.92%, 平均8.51%的收视率在全年黄金档电视剧中分列榜首和榜眼位置, 而且单集的收视率还创了近几年央视播出剧目的新高。【4】该剧播出后,引发了观众和评论者的热烈讨论, 其焦点多集中在剧作对原著的人物、情节、精神所作的大幅改编上。新版《京华烟云》将对剧中人物进行了非常大的改动,大力精简原著中的人物,彻底解构人物性格、人物关系如:原著中,木兰与荪亚结婚后,一直过着相敬如宾的夫妻生活,曹丽华只是他们婚姻生活中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插曲,他们之间所谓的婚外交往,仅仅是两人互有好感,曾私下里互述衷肠,后来,木兰用自己的宽容与理解,感染了荪亚和曹小姐,两人摆正了彼此的位置,曹小姐也与木兰成为了好朋友。而在新版《京华烟云》中,木兰与荪亚的婚姻没有一点情感的影子,木兰嫁进曾家,是为了维护曾姚两家的体面,而曹丽华,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三,她与荪亚的偶然邂逅、主动献吻、献身,婚外偷情、生子,支撑着全剧近20集的故事情节发展。该剧制片人杨善朴指出,这样的改编是因为原著中木兰宽容、隐忍、大度、智慧,但是太平淡了,就没人爱看了,必须遵循电视的艺术规律,强化冲突,曹丽华的设置纯粹是为了吸引观众,提高收视率。笔者不赞同这一改编,它充分暴露出改编者主体精神的缺失,不难看出,曾、曹的爱情故事, 是由木兰的哥哥体仁和丫环银屏不为家庭所容的爱情悲剧张冠李戴而来。在影视剧改编过程中,人物性格故事情节可以移位,但一定要注意符合故事情节所处的时代和人物的身份,固然可以把体仁与银屏的爱情转移到荪亚和曹丽华身上,但要注意的是,体仁在原著中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而银屏则是一个没有文化的小丫头,在这样的人物背景情况之下,他们之间的偷情生子显得很容易接受,相反,在新版《京》剧中,无论荪亚还是曹丽华都是受过高等教育、并有严格家教的大学生,他们的恋爱方式应是内心思想的沟通与交流,即使有亲密接触,也应发乎情,止乎礼,而在新《京》剧中,这二人已被刻画得已全然没有一丝稳重和矜持。

  转贴于论文联盟 http://www.ybask.com

  另外,剧中前几集对木兰的一处情节设置也让人匪夷所思,原著中,当木兰得知孙曼娘要嫁入曾家冲喜时,表示了强烈的反对劝说曼娘千万不要冲喜,尽管她也是平亚的好朋友,尽管她知道平亚从小就跟孙曼娘青梅竹马,订有婚约,她仍然强烈地阻止曼娘,她知道,冲喜很可能会让曼娘终身守寡!而在新《京》剧中,木兰尽管天天探望并鼓励平亚好好养病,但其实平亚的病情到底怎样,她心里是明白的,平亚已经病入膏肓了!而在好姐妹曼妮私下里问她平亚的病究竟怎么样时,她居然堂而皇之地告诉曼妮,平亚什么事也没有,还劝曼妮赶快嫁给平亚,笔者不知道编剧对这一情节的设置出于何种考虑,是为了表示木兰的善解人意还是别有用心?木兰是林语堂着力塑造的一个集美丽、智慧、贤惠于一身的女子,她深得中国传统文化之精髓, 并又能与现代文明思想积极碰撞。在原著中,她慎言谨行,量大福大,能够摆脱生活中潜在的困惑和不幸,在个人、家庭乃至后来有关民族的前程方面,都实现了生命的圆满。87版《京华烟云》电视连续剧基本忠实于原著,赵雅芝也努力塑造出木兰这一理想的女性形象,而赵薇版呈现的剧情,由于缺乏改编者主体精神的引导,使得陈腐的婚恋观大行其道,并对观众的价值判断产生了严重误导。(二)新版《京华烟云》主题精神分析新版《京华烟云》在改编者的主体精神呈现上,远不及原著及十七年前的赵雅芝版,至少在后者的编剧那里,少爷体仁和丫环银屏超越阶级和家庭利益的爱情是值得人同情的。新版《京》剧中,曼妮兴高采烈的冲喜,木兰懦弱愚蠢地面对曹丽华,连原著中毫无私心杂念的桂姨娘也被赋予了现代二奶的贪婪本质。改编者在美丽的人物造型、色彩绚丽的画面背后,消隐了旧式大家庭吃人的本质,抛去外在的画面,观众就像在看一部现代电视剧,五四新文化的遗教,在本剧改编过程中,早已荡然无存。三、结语无论是新版电影《画皮》还是新版电视连续剧《京华烟云》,文学作品改编影视剧面临的不仅是文学文本的挑战,同时还有是否能对原著进行成功再创造的挑战。在当前的文学作品改编影视剧中,对原著主体精神的把握和故事情节带给观众的感受是一直被强调的两个方面,众口难调已经是一个不能回避的难题,对原著进行较大的改动,可能会受到原著读者的谴责,完全忠于原著,可能导致电视剧平淡乏味失去观赏性,文学作品改编影视剧将如何走下去,以及它还能走多远,我们拭目以待。转贴于论文联盟 http://www.ybask.com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文学作品改编影视剧中情节设计与主体精神的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